洪皓的诗词全集174首

宋代洪皓

岁在壬戌,甫临长至,张总侍御邀饮。众宾皆退,独留少款。侍婢歌江梅引,有“念此情、家万里”之句,仆曰:此词殆为我作也。又闻本朝使命将至,感慨久之。既归,不寝,追和四章,多用古人诗赋,各有一笑字,聊以自宽。如暗香、疏影、相思等语,虽甚奇,经前人用者众,嫌其一律,故辄略之。卒押吹字,非风即笛,不可易也。此方无梅花,士人罕有知梅事者,故皆注所出(旧注:阙一首。此录示乡人者,北人谓之四笑江梅引)
天涯除馆忆江梅。几枝开。使南来。还带馀杭、春信到燕台。准拟寒英聊慰远,隔山水,应销落,赴诉谁。
空恁遐想笑摘蕊。断回肠,思故里。漫弹绿绮。引三弄、不觉魂飞。更听胡笳、哀怨泪沾衣。乱插繁花须异日,待孤讽,怕东风,一夜吹。

宋代洪皓

臂上萸囊悬已满。杯中菊蕊浮无限。纵使登高宁忍看。昏复旦。心肠似铁还须断。
岁月川流难把玩。平生万事思量遍。但对割愁山似剑。聊自劝。东坡海岛犹三见。

宋代洪皓

昔我所居,巨室高门。或出或处,笑傲乾坤。终日熙熙,省定晨昏。
致君泽民,兹志常存。
今我所居,圭窦荜门。俯首折腰,如坐覆盆。终日譊譊,形弊神昏。
死所未知,旧事谁论。
人亦有言,祸福无门。忠孝弗著,淫侈实繁。天其罚我,我又奚怨。
傥谨言行,或反丘园。作为此诗,以告同阍。

宋代洪皓

属三秋正半,暮云敛、月舒圆。误警鹤鸣皋,栖乌绕树,魑魅惊旋。寻常对三五夜,纵清光、皎洁未精妍。须是风高气爽,一轮绝后光前。
无偏。故国迢迢,千万里、共婵娟。但陟屺瞻驰,高楼念远,宁不凄然。天涯更新雁过,□哀嗷、出塞影联翩。空俾骚人叹羡,向隅耿耿无眠。

宋代洪皓

耐久芳馨,拟将蜂蜡龙涎亚。化工裁下。风韵胜如画。
鼻观先通,顿减沈檀价。思量也。梦游吴野。凭仗神为马。

宋代洪皓

去年湖上雪欺梅。片云开。月飞来雪月光中、无处认楼台。今岁梅开依旧雪,人如月,对花笑,还有谁。
一枝两枝三四蕊。想西湖,今帝里。彩笺烂绮。孤山外、目断云飞。坐久花寒、香露湿人衣。谁作叫云横短玉,三弄彻,对东风,和泪吹。

宋代洪皓

春还消息访寒梅。赏初开。梦吟来。映雪衔霜、清绝绕风台。可怕长洲桃李妒,度香远,惊愁眼,欲媚谁。
曾动诗兴笑冷蕊。效少陵,惭下里。万株连绮。叹金谷、人坠莺飞。引领罗浮、翠羽幻青衣。月下花神言极丽,且同醉,休先愁,玉笛吹。

宋代洪皓

重闺佳丽最怜梅。牖春开。学妆来。争粉翻光、何遽落梳台。笑坐雕鞍歌古曲,催玉柱,金卮满,劝阿谁。
贪为结子藏暗蕊。敛蛾眉,隔千里。旧时罗绮。已零散、沈谢双飞。不见娇姿、真悔著单衣。若作和羹休讶晚,堕烟雨,任春风,片片吹。

宋代洪皓

冷落天涯今一纪,谁怜万里无家。三闾憔悴赋怀沙。思亲增怅望,吊影觉欹斜。
兀坐书堂真可怪,销忧殢酒难赊。因人成事耻矜夸。何时还使节,踏雪看梅花。

宋代洪皓

侍宴乐游游赏惯。今兹吊影难呼伴。欲上望乡台复倦。愁满眼。琵琶莫写昭君怨。
满目平芜无足玩。南冠未税徒增叹。万里庭闱安否断。形魄散。此身何暇穷游观。

宋代洪皓

乍到园亭清处。面面此君忘去。把酒挹幽人,仰止七贤高趣。吴语。吴语。弗见满城风絮。

宋代洪皓

小憩书齐胡处。间取响泉调去。是事不关心,自得曲中深趣。无语。无语。回首暮云飞絮。

宋代洪皓

燕敞画堂深处。夜艾不知归去。忍醉作歌词,要引遏云奇趣。娇语。娇语。似劝老人休絮。

宋代洪皓

弭节于今涉四年,扬鞭同出岂徒然。
临丧弗用先桃茢,跃马宁思惜锦鞯。
铁讶廉颇羞蔺下,自知杨炯愧卢前。
归来病体殊饥倦,亟遣庖人起爨烟。

宋代洪皓

欲话艰难虑损神,可怜无告一穷民。
诙谐好比卢思道,喜怒忘同杜子春。
去国登楼聊自遣,越乡怀璧不如贫。
范雎为魏归须贾,不是绨袍恋故人。

宋代洪皓

晋唐尺牍丹青古,老眼贪看眩欲花。
二使星临增倍价,一篇语妙属诗家。
当年宝必藏书殿,留落宁知松漠见。
万里怀归为公出,往事宣和空历历。

宋代洪皓

试问春归何处。蜂懒蝶忙来去。婉娩倦寻芳,偶遂涉园成趣。莺语。莺语。唤起小鱼吹絮。

宋代洪皓

芭蕉非一种,南粤竞成业。
结实陪房绿,舒花焰火红。
象蹄形甚伟,筒葛衽尤工。
羁旅牵愁思,秋窗夜雨中。

宋代洪皓

不假施朱,鹤翎初试轻红亚。为栽堂下。更咏樵人画。
绿叶青枝,辨认诗亏价。休催也。忍寒郊野。留待东坡马。

宋代洪皓

蜂房余液。写就南枝凌正色。折干垂芳。点缀如生秘暗香。
寿阳妆样。纤手拈来簪髻上。恍若还家。暂睹真花压百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