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炎正的诗词全集84首

宋代杨炎正

把酒对斜日,无语问西风。胭脂何事,都做颜色染芙蓉。放眼暮江千顷,中有离愁万斛,无处落征鸿。天在阑干角,人倚醉醒中。
千万里,江南北,浙西东。吾生如寄,尚想三径菊花丛。谁是中州豪杰,借我五湖舟楫,去作钓鱼翁。故国且回首,此意莫匆匆。

宋代杨炎正

寒眼乱空阔,客意不胜秋。强呼斗酒,发兴特上最高楼。舒卷江山图画,应答龙鱼悲啸,不暇愿诗愁。风露巧欺客,分冷入衣裘。
忽醒然,成感慨,望神州。可怜报国无路,空白一分头。都把平生意气,只做如今憔悴,岁晚若为谋。此意仗江月,分付与沙鸥。

宋代杨炎正

离恨做成春夜雨。添得春江,刬地东流去。弱柳系船都不住。为君愁绝听鸣橹。
君到南徐芳草渡。想得寻春,依旧当年路。后夜独怜回首处。乱山遮隔无重数。

宋代杨炎正

十日狂风雨。扫园林、红香万点,送春归去。独有荼_开未到,留得一分春住。早杨柳、趁晴飞絮。可奈暖埃欺昼永,试薄罗衫子轻如雾。惊旧恨,到眉宇。
东风台榭知何处。问燕莺如今,尚有春光几许。可叹一年游赏倦,放得无情露醑。为唤取、扇歌裙舞。乞得风光还两眼,待为君、满把金杯举。扶醉玉,伴挥尘。

宋代杨炎正

风西起。又老尽篱花,寒轻香细。漫题红叶,句里意谁会。长天不恨江南远,苦恨无书寄。最相思,盘橘千枚,脍鲈十尾。
鸿雁阻归计。算愁满离肠,十分岂止。倦倚阑干,顾影在天际。凌烟图画青山约,总是浮生事。判从今,买取朝醒夕醉。

宋代杨炎正

杨柳笼烟袅嫩黄。桃花蘸水染红香。薄罗衫子日初长。
饮尽东风三百盏,醉来愁断几回肠。教人独自遣风光。

宋代杨炎正

江湖万里征鸿。再相逢。多少风烟摸在、笑谈中。
歌裙醉。罗巾泪。别愁浓。瘦减腰围不碍、带金重。

宋代杨炎正

一笛起城角,吹破小梅愁。东风犹未,谁遣春信到吾州。闻得东来千骑,鼓舞儿童竹马,和气与空浮。桃李未阴处,准拟种千头。
今太守,宋人物,晋风流。政成谈笑,不妨高兴在南楼。只恐蓬莱仙伯,合侍玉皇香案,难作寇恂留,约住紫泥诏,凭轼且优游。

宋代杨炎正

踏碎九街月,乘醉出京华。半生湖海,谁念今日老还家。独把瓦盆盛酒,自与渔樵分席,说伊政声佳。竹马望尘去,倦客亦随车。
听熏风,清晓角,韵梅花。人家十万,说尽炎热与咨嗟。只恐棠阴未满,已有枫宸趣召,归路不容遮。回首江边柳,空著旧栖鸦。

宋代杨炎正

春入台门,又见梁、柳丝新绿。对此景、一年为寿,一番添福。莫怪凤池颁诏晚,要教淮水恩波足。听边民、千岁颂声中,重重祝。
堂萱茂,庭芝馥。歌倚扇,杯持玉。共劝君一醉,满斟_醁。今夜东风吹酒醒,明朝万里骑黄鹄。向九霞、光裹望宸辉,看除目。

宋代杨炎正

露珠点点欲团霜。分冷与纱窗。锦书不到肠断,烟水隔茫茫。
征燕尽,塞鸿翔。睇风樯。阑干曲处,又是一番,倚尽斜阳。

宋代杨炎正

笔染相思,暗题尽、朱门白壁。动离思、春生远岸,烟销残日。杨柳结成罗带恨,海棠染就胭脂色。想深情、幽怨绣屏间,双__。
春水绿,春山碧。花有恨,酒无力。对一奁愁思,九分孤寂。寸寸锦肠浑欲断,盈盈一泪应偷滴。倩东风、吹雁过江南,传消息。

宋代杨炎正

寿酒如渑,拚一醉、劝君休惜。君不记、济河津畔,当年今夕。万丈文章光焰里,一星飞堕从南极。便御风、乘兴入京华,班卿棘。
君不是,长庚白。又不是,严陵客。只应是,明主梦中良弼。好把袖间经济手,如今去补天西北。等瑶池、侍宴夜归时,骑箕翼。

宋代杨炎正

杏花杨柳,对东风染尽、一年春色。弹压烟光三万顷,谁识清都仙伯。夜泛银潢,手移星纬,飞堕从天阙。御风乘兴,偶然身到乡国。
二年人乐升平,舞台歌榭,处处红牙拍。寿酒千觞斟不尽,一醉何妨今夕。更约明年,凤皇池上,去作称觞客。梅花折得,赠君调鼎消息。

宋代杨炎正

筑成台榭,种成花柳,更又教成歌舞。不知谁为带湖仙,收拾尽、壶天风露。
闲中得味,酒中得趣,只恐天还也妒。青山纵买万千重,遮不断、诏书来路。

宋代杨炎正

思归时节,乍寒天气,总是离人愁绪。夜来无奈被西风,更吹做、一帘秋雨。
征衫拂泪,阑干倚醉,羞对黄花无语。寄书除是雁来时,又只恐、书成雁去。

宋代杨炎正

水载离怀,暮帆吹月寒欺酒。楚梅春透。忍放持杯手。
莫唱阳关,免湿盈盈袖。君行后。那人消瘦。不恼诗肠否。

宋代杨炎正

东风寂。垂杨舞困春无力。春无力。落红不管,杏花狼籍。断肠芳草萋萋碧。新来怪底相思极。相思极。冷烟池馆,又将寒食。

宋代杨炎正

宿鹭栖身,飞鸿点泪,不堪更是重阳到。一襟无处著凄凉。倚栏看尽斜阳倒。
瘦减难丰,悲伤易老,淡觞消得黄花笑。画眉人去玉篦存,浓愁如黛凭谁扫。

宋代杨炎正

梦里骖鸾驭。望蓬莱不远,翩然被风吹去。吹到楚楼烟月上,不记人间何处。但疑是、蓬壶别所。缥缈霓裳天女队,奉一仙、满把流霞举。如唤我,醉中舞
醉醒梦觉知何许。问潇湘今日,谁与主盟樽俎。无限青春难老意,拟倩管弦寄与。待新筑沙堤隐步。万里云霄都历遍,却依前、流水桃源路。留此笔,为君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