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青的诗句

宋代欧阳修

南园春半踏青时,风和闻马嘶。青梅如豆柳如眉,日长蝴蝶飞。
花露重,草烟低,人家帘幕垂。秋千慵困解罗衣,画堂双燕归。

唐代薛昭蕴

清明节,雨晴天,得意正当年。马骄泥软锦连乾,香袖半笼鞭。
花色融,人竟赏,尽是绣鞍朱鞅。日斜无计更留连,归路草和烟。

唐代白居易

好风胧月清明夜,碧砌红轩刺史家。
独绕回廊行复歇,遥听弦管暗看花。

唐代温庭筠

清娥画扇中,春树郁金红。
出犯繁花露,归穿弱柳风。
马骄偏避幰,鸡骇乍开笼。
柘弹何人发,黄鹂隔故宫。

唐代武则天

山窗游玉女,涧户对琼峰。
岩顶翔双凤,潭心倒九龙。
酒中浮竹叶,杯上写芙蓉。
故验家山赏,惟有风入松。

宋代王观

调雨为酥,催冰做水,东君分付春还。何人便将轻暖,点破残寒。结伴踏青去好,平头鞋子小双鸾。烟郊外,望中秀色,如有无间。
晴则个,阴则个,饾饤得天气,有许多般。须教镂花拨柳,争要先看。不道吴绫绣袜,香泥斜沁几行斑。东风巧,尽收翠绿,吹在眉山。

宋代苏轼

东风陌上惊微尘,游人初乐岁华新。
人闲正好路旁饮,麦短未怕游车轮。
城中居人厌城郭,喧阗晓出空四邻。
歌鼓惊山草木动,箪瓢散野乌鸢驯。
何人聚众称道人?遮道卖符色怒嗔:
宜蚕使汝茧如瓮,宜畜使汝羊如麇。
路人未必信此语,强为买服禳新春。
道人得钱径沽酒,醉倒自谓吾符神!

唐代韦庄

满街杨柳绿丝烟,画出清明二月天。
好是隔帘花树动,女郎撩乱送秋千。
雕阴寒食足游人,金凤罗衣湿麝薰。
肠断入城芳草路,淡红香白一群群。
开元坡下日初斜,拜扫归来走钿车。
可惜数株红艳好,不知今夜落谁家。
马骄风疾玉鞭长,过去唯留一阵香。
闲客不须烧破眼,好花皆属富家郎。
雨丝烟柳欲清明,金屋人闲暖凤笙。
永日迢迢无一事,隔街闻筑气球声。

宋代柳永

拆桐花烂漫,乍疏雨、洗清明。正艳杏烧林,缃桃绣野,芳景如屏。倾城。尽寻胜去,骤雕鞍绀幰出郊坰。风暖繁弦脆管,万家竞奏新声。
盈盈。斗草踏青。人艳冶、递逢迎。向路傍往往,遗簪堕珥,珠翠纵横。欢情。对佳丽地,信金罍罄竭玉山倾。拚却明朝永日,画堂一枕春酲。

宋代王安礼

踏青争惜赏春葩,尽日无辞到月华。金谷正宜开锦帐,曲江翻想映毡车。
侠卿酝藉歌飞雪,游女娉婷脸夺花。更咏汉宫传蜡烛,青烟散入五侯家。

宋代苏轼

攺火初晴,绿遍禁池芳草。斗锦绣、火城驰道。踏青游,拾翠惜,袜罗弓小。莲步袅。腰支佩兰轻妙。行过上林春好。今困天涯,何限旧情相恼。念摇落、玉京寒早。任刘郎、目断蓬山难到。仙梦杳。良宵又过了。楼台万家清晓。

宋代赵温之

竹外溪边,一枝破寒卫腊。莹素肌、玉雕冰刻。赋闲标,足馀韵,岂同常格。最风流,生来处处尽好,别得造化工力。
疏影幽香,意思迥然殊绝。算不枉、诗人分别。冻云深,凉月皎,愈增清冽。大潇洒,尤得静中雅趣,不许莺栖燕歇。

宋代王诜

金勒狨鞍,西城嫩寒春晓。路渐入、垂杨芳草。过平堤,穿绿迳,几声啼鸟。是处里,谁家杏花临水,依约靓妆窥照。极目高原,东风露桃烟岛。望十里、红围绿遥。更相将、乘酒兴,幽情多少。待向晚、从头记将归去,说与凤楼人道。

宋代苏轼

□火初晴,绿遍禁池芳草。斗锦绣、火城驰道。踏青游,拾翠惜,袜罗弓小。莲步袅。腰支佩兰轻妙。行过上林春好。今困天涯,何限旧情相恼。念摇落、玉京寒早。任刘郎、目断蓬山难到。仙梦杳。良宵又过了。楼台万家清晓。

宋代王诜

金勒狨鞍,西城嫩寒春晓。路渐入、垂杨芳草。过平堤,穿绿迳,几声啼鸟。是处里,谁家杏花临水,依约靓妆窥照。极目高原,东风露桃烟岛。望十里、红围绿遥。更相将、乘酒兴,幽情多少。待向晚、从头记将归去,说与凤楼人道。

宋代陈济翁

濯锦江头,羞杀艳桃秾李。纵赵昌、丹青难比。晕轻红,留浅素,千娇百媚。照绿水。恰如下临鸾镜,妃子弄妆犹醉。
诗笔因循,不晓少陵深意。但满眼、伤春珠泪。燕来时,莺啼处,年年憔悴。便除是。秉烛凭阑吟赏,莫教夜深花睡。

清代杨玉衔

恨袅晴丝,商量试寒深浅。鵊鹎唤、韶华又晚。数番风,信倦我,探芳心眼。
问客路、长亭短亭烟柳,自古送人何限。
故国清明,饧箫几回喧暖。算等是、钱灰酒盏。认松楸,非旧树,梦痕疑幻。
凝望处、伤心几人知我,莫问南天归雁。

清代董以宁

郭外青青,风日如今方美。觅一个、板桥娘子。向前村,寻诗思,见宿水鸬鹚起。
白荡小舟三四。晒渔蓑、绿杨烟里。
有个渔家,将鱼换酒村肆。煮一半、下些盐豉。更指点,松楸道,百年休计。
南岗几多墓,一半无人扫矣。

明代宗臣

孤鸿碣石西,匹马长安道。王孙及早归,绿遍江门草。

清代邹祗谟

约伴寻春,何处玉钩斜畔,暗数道、画桥廿四。向芳郊,酒帘畔,听流水。
歌声美。才过桥头十五,小苏家,钿筝斜倚。花雨霏微,纷纷海棠园里。
唤流莺、欲留无计。待满泛银船,肠断鸳鸯被。鲛绡拭残泪,长记酒头茶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