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妇与鹜

未知

昔皖南有一农妇,于河边拾薪,微闻禽声,似哀鸣。熟视之,乃鹜也。妇就之,见其两翅血迹斑斑,疑其受创也。妇奉之归,治之旬日,创愈。临去,频频颔之,似谢。月余,有鹜数十来农妇园中栖,且日产蛋甚多。妇不忍市之,即孵,得雏成群。二年,农妇家小裕焉,盖创鹜之报也。

译文及注释

译文



从前皖南有一个农妇,在河边拾柴,隐约听到了鸟的叫声,好像在哀鸣,仔细一看,是一只野鸭。农妇走近它,看见它的两个翅膀上血迹斑斑,怀疑是受伤了。农妇捧着野鸭回家,治疗了十天左右,伤口慢慢愈合,(野鸭)临行之时,频频点头,好像是在感谢。过了一个多月,有数十只野鸭来到了农妇的园中栖息,并且每天产很多的蛋,农妇不忍心拿去卖,就孵化了它们,孵出的小鸭成群。到了第二年,农妇家渐渐富裕起来了,大概是受伤的野鸭的报答。

注释



皖南:安徽长江以南地区;
于河边拾薪薪:柴火;
熟视之熟视:仔细看;
妇就之就:靠近;
妇奉之归奉:通“捧”,捧着;
治之旬日旬日:十天左右,古代一旬为十天。
频频颔之颔:名词作动词,点头;
妇不忍市之市:卖;
得雏成群雏:雏(chú)生下不久的;幼小的(多指鸟类):~鸡、~燕;
鹜:(wù)野鸭子。
盖:原来是
治:治疗。
临去:即将离开,临走
疑其受创也创:伤口.
熟:仔细。
乃:是。
于:在。
其:它的。
疑:猜疑。
临:到了......的时候。
月余:一个多月后。
创:受伤。
奉:通“捧”,捧着。
旬日:十天。
市:卖。
盖:大概。
鹜:鸭子。
以前日:用千来计算,即数千。
纵:放走。
比:等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