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三则

清代蒲松龄

其一
有屠人货肉归,日已暮,欻一狼来,瞰担上肉,似甚垂涎,随尾行数里。屠惧,示之以刃,少却;及走,又从之。屠无计,思狼所欲者肉,不如姑悬诸树而早取之。遂钩肉,翘足挂树间,示以空担。狼乃止。屠归。昧爽,往取肉,遥望树上悬巨物,似人缢死状。大骇,逡巡近视之,则死狼也。仰首细审,见狼口中含肉,钩刺狼腭,如鱼吞饵。时狼皮价昂,直十余金,屠小裕焉。缘木求鱼,狼则罹之,是可笑也。其二
一屠晚归,担中肉尽,止有剩骨。途中两狼,缀行甚远。屠惧,投以骨。一狼得骨止,一狼仍从。复投之,后狼止而前狼又至。骨已尽矣,而两狼之并驱如故。屠大窘,恐前后受其敌。顾野有麦场,场主积薪其中,苫蔽成丘。屠乃奔倚其下,弛担持刀。狼不敢前,眈眈相向。少时,一狼径去,其一犬坐于前。久之,目似瞑,意暇甚。屠暴起,以刀劈狼首,又数刀毙之。方欲行,转视积薪后,一狼洞其中,意将隧入以攻其后也。身已半入,止露尻尾。屠自后断其股,亦毙之。乃悟前狼假寐,盖以诱敌。狼亦黠矣,而顷刻两毙,禽兽之变诈几何哉?止增笑耳。其三
一屠暮行,为狼所逼。道旁有夜耕所遗行室,奔入伏焉。狼自苫中探爪入。屠急捉之,令不可去。但思无计可以死之。惟有小刀不盈寸,遂割破狼爪下皮,以吹豕之法吹之。极力吹移时,觉狼不甚动,方缚以带。出视,则狼胀如牛,股直不能屈,口张不得合。遂负之以归。非屠,乌能作此谋也!三事皆出于屠;则屠人之残爆,杀狼亦可用也。

其三注释及译文

译文



有一个屠夫,傍晚走在路上,被狼紧紧地追躲着。路旁有个农民留下的田间休息处,他就跑进去躲藏在里面。狼从苫房的草帘中伸进两只爪子。于是屠夫急忙捉住狼爪,法让它离开,但是没有办法可以杀死它。只有一把法满一寸长的小刀,就用它割破爪子下面的狼皮,用吹猪的方法往里吹气。(屠夫)用力吹了一阵儿,觉得狼法怎么动了,才用绳子把狼腿捆起来。出去一看,只见狼浑身膨胀,就像一头牛。四条腿直挺挺地法能弯曲,张着嘴也无法闭上。屠夫就把它背回去了。

(如果)法是屠夫,谁有这个办法呢?

注释



暮:傍晚。
夜耕:夜晚替人耕田,打短工的
为(wèi):被。
遗(yí):留下。
伏(fú):躲藏(也有人说是埋伏,躲藏更符合当时情景。)
去:离开。
盈:超过。
法盈:法满,法足。
负:背。
行室(xíngshì):指农民在田中所搭的草棚。
苫(shàn):用草编的席子。
去:离开。
豕(shǐ):猪。
方:才。
则:就。
股:大腿。
乌:哪里,怎么。
顾:但是
死之:杀死它

其一注释及译文

译文



一个屠夫卖完了肉回家,天色已经晚了。(在这时,)突然出现了一匹狼。狼窥视着屠夫担子上的肉,嘴里的口水似乎都快要流出来了,(就这样)尾随着屠夫走了好几里路。屠夫感到(很)害怕,于是就拿着屠刀来(比划着)给狼看,狼稍稍退缩了几步,(可是)等到屠夫继续朝前走的时候,狼又跟了上来。屠夫没办法了,于是他在心里想,狼想要的是肉,不如把肉挂在树上(这样狼够不着),等明天早上(狼走了)再来取肉。于是(屠夫)就把肉挂在钩子上,踮起脚(把带肉的钩子)挂在树上,然后把空担子拿给狼看了看。狼才停下来(不再跟着屠夫了)。屠夫就(安全地)回家了。第二天拂晓,屠夫前去(昨天挂肉的地方)取肉,远远地就看见树上挂着一个巨大的东西,就好像有个人在树上吊死的样子,(屠夫)大吃一惊。(他)小心地(在四周)徘徊着向树靠近,等走到近前一看,原来(树上悬挂着的)是一条死狼。(屠夫)抬起头来仔细观察发现,狼的嘴里含着肉,挂肉的钩子刺穿了狼的上颚,就好像鱼儿咬住了鱼饵一样。当时市场上狼皮(非常)昂贵,(这张狼皮)能值十几两银子,屠夫的生活略微宽裕了。

(就像)爬上树去捉鱼一样,狼本来想吃肉,结果遭遇了祸患,这真是可笑啊!

注释



货:出售、卖。
歘(xū):忽然。
瞰(kàn):窥视。
狼三则
狼三则
昂:昂贵。
罹:遭遇(祸患)。
蚤:通“早”,早晨
直:通“值”,价值
垂涎:流口水,这里形容狼馋肉的样子。
诸:“之于”的意思
逡(qun)巡:因有所顾虑而徘徊或后退。
昧爽:黎明
腭:口腔的上膛。

其二注释及译文

译文



一个屠户在晚上回家,担子里的肉卖完了,只有剩下的骨头。屠户在路上遇到了两只狼,紧随着他走了很远。

屠户害怕,把骨头投给狼。一只狼得到骨头停止了,另一只狼仍然跟从他。屠户又把骨头投给它,后面得到骨头的狼停住了脚步,但是之前得到骨头的狼又跟上了。骨头已经没有了,但是两只狼像原来一样一起追赶。

屠户的处境很危急,担心前后受到狼的攻击。屠户看见田野中有个麦场,场主在里面堆柴,覆盖成小山似的。屠户于是奔向麦场,倚靠在柴草堆下,卸下担子拿着刀。狼不敢上前,眼瞪着屠户。

一会儿,一只狼径直走开,其中一只狼像狗一样蹲坐在前面。过了一会儿,狼的眼睛好像闭上了,神情悠闲得很。屠户突然起身,用刀劈砍狼的头,又劈砍几刀杀死了狼。屠户正想要走,转身看柴草堆后面,一只狼在其中打洞,意图想要钻洞进入柴草堆来攻击屠户的后面。狼的身体已经钻进入一半了,只露出屁股和尾巴。屠户从后面砍断狼的大腿,也杀死了这只狼。屠户才明白之前的狼假装睡觉,原来是用来诱惑敌人。
狼也是狡猾的动物,但是一会儿两只狼都被杀死了,禽兽的欺骗手段能有多少啊?只给人增加笑料罢了。

注释



1.屠:这里指屠夫,即以宰杀牲畜为职业的生意人。
2.晚:在晚上。
3.归:返回,回家。
4.尽:完。
5.止:通“只”,仅有。
6.缀(zhuì)行甚远:紧随着走了很远。缀:连接,这里是紧跟的意思。
7.惧:畏惧,害怕。
8.投以骨:“以骨投之”,把骨头投给狼。
9.止:停止。
10.从:跟从。
11.并驱:一起追赶。
12.故:旧,原来。
13.屠大窘:屠户非常困窘急迫。大:很,非常。窘:恐怕,担心
14.恐:担心,害怕。
15.敌:敌对,这里是胁迫、攻击的意思。
16.顾:回头看,这里指往旁边看。
17.积薪:把柴草堆积在一起。薪:柴草。
18.苫(shàn)蔽成丘:覆盖成小山似的。苫:盖上。蔽:遮蔽。
19.乃:副词,于是,就。
20.弛:放松,这里指卸下。
21.前:上前。
22.眈眈(dān)相向:瞪眼朝着屠户。耽耽:注视的样子。相:偏指一方。
23.少(shǎo)时:一会儿。
24.径去:径直走开。去:离开。
25.犬坐于前:像狗似的蹲坐在前面。
26.久之:过了一会儿。之:助词,凑音节,无意义。
27.瞑(míng):闭眼。
28.意暇(xiá)甚:神情悠闲得很。意:这里指神情、态度。暇:空闲。
29.暴:突然。
30.以:用。
31.毙:杀死。
32.方:副词,正。
33.转:转身。
34.洞其中:在其中打洞。洞:挖洞。
35.意:意图。
36.隧:在柴草堆里打洞。
37.暴:突然。
38.以:来。
39.尻(kāo):屁股。
40.股:大腿。
41.乃悟:才明白。
42.假寐(mèi):原意是不脱衣服小睡,这里是假装睡觉的意思。寐:睡觉。
43.盖:承接上文,表示原因,这里有“原来是”的意思。
44.黠(xiá):狡猾。
45.顷刻:一会儿。
46.禽兽之变诈几何:禽兽的欺骗手段能有多少啊。变诈:作假,欺骗。几何:多少,这里是能有几何的意思。
47.耳:语气助词,罢了。
(1):而:连词,表转折。

词性活用



1、狼不敢[前] (方位名词作动词,上前)
2、恐前后受其[敌] (名词作动词,攻击)
3、一狼[洞]其中 (名词作动词,打洞)
4、意将[隧]入以攻其后也 (名词作状语,从柴草堆中打洞)
5、其一[犬]坐于前 (名词作状语,像狗一样地)
6、[苫]蔽成丘 (名词作状语,覆盖)
7、一[屠]晚归 (动词作名词,屠夫)

通假字



止有剩骨,“止”通“只”,仅有。

一词多义



意意暇甚(神情)意将隧人以攻其后也(企图)
敌恐前后受其敌(攻击)盖以诱敌(敌人)
前恐前后受其敌(前面)狼不敢前(上前)

虚词的用法



(1)之
助词。禽兽[之]变诈几何哉:的
助词。久[之]:调整音节,不译
助词。而两狼[之]并驱如故:位于主谓之间取消句子独立性,可不译
(2)以
投以骨:代指狼以刀劈狼首:用
连词。意将遂人以攻其后也:来
盖以诱敌:用来

使动用法



死:使……死,杀死。

省略句



省略宾语
“投以骨”中省略了“投”的宾语“之”,代狼,可补充为“以骨投之”。
“一狼仍从”中省略宾语“之”,可补充为“一狼仍从之”。
省略介词
“场主积薪其中”省略了介词“于”,可补充为“场主积薪于其中”。
“一狼洞其中”中也省略了介词“于”,可补充为“一狼洞于其中”。
“屠乃奔倚其下”中省略介词“于”,可补充为“屠乃奔倚于其下”。
省略主语
1.“顾野有麦场”中省略主语“屠”,可补充为“屠顾野有麦场”。

其一启示

要抵制诱惑,切莫贪图小便宜,否则就会因小失大,害了自己。

分析

《狼三则》都是写屠夫在不同情况下遇狼杀狼的故事。第一则着重表现狼的贪婪本性,第二则着重表现狼的欺诈伎俩。第三则着重表现狼的爪牙锐利,但最终却落得个被杀死的下场,作者借此肯定屠户杀狼的正义行为和巧妙高明的策略。三个故事都有生动曲折的情节,各自成篇,然而又紧密相关,构成一个完整统一体,从不同侧面阐发了主题思想。

蒲松龄是同情人民疾苦,憎恶贪官污吏的作家,在《聊斋志异》另一篇故事《梦狼》中,把贪官写成牙齿尖利的老虎,把衙役写成吃人血肉的狼;它们大吃大嚼,造成“白骨如山”的惨象。作者“窃叹天下官虎而吏狼者比比也”(《梦狼》),认为他们“可诛”“可恨”(《王大》)。《狼三则》形象地揭露狼的吃人本质,凶狠狡诈的特性,表现了对豺狼不能抱有幻想,不能怯懦退缩,只能勇敢机智地把它们杀死的主题思想。本则所写屠户遇狼,始而迁就退让,几乎被吃,继而奋起杀狼,使自己转危为安的生动曲折过程,更是突出了这一主题。《狼三则》的故事是富有深意的,可以说是对《梦狼》的补充,实际上寄寓了作者鞭挞贪官污吏的思想。

道理
对于像狼一样的恶势力,不能屈服,不能幻想,妥协让步。必须敢于斗争,善于斗争,才能取得最终的胜利。
对豺狼不能抱有幻想,不能怯懦退缩,只能勇敢机智地把它们杀死.
对付野兽必须如此,对付现实生活中的各种困难也必须如此。要敢于斗争和坚持,取得胜利。
对待像狼一样的恶人,要勇敢地面对,勇敢机智地进行斗争;因为退缩,忍让是没有出路的。
一切像狼一样的恶人,都是以害人始害己终,自取灭亡。
讽喻像狼一样的恶人,无论怎样狡猾奸诈,最终都会失败。
对付能把狡诈奸猾的狼杀死的"屠夫",那就敬而远之吧。
永远不要向恶势力低头。
其二分析

本文可分三段:第一段(屠夫遇他)写两他追赶屠分,屠分时而迁就退让,继而被迫抵抗自卫。

这一段又分为三层,从“一屠晚归”至“缀行甚远”,简洁地叙述了屠分遇他的时间、地点和情况。一个卖惧晚归的屠分,在“担中惧尽,止有剩骨”,却又行人断绝,孤立无援的情况下,让两只恶他给盯住了。草草几笔,就勾画出危急的处境,紧张的气氛,实在扣人心弦,为后面描述屠分的斗争策略作了铺垫。

(屠夫惧他)面对意想不到的恶他,屠夫首先是“惧”。于是采取迁就的策略,“投以骨”。屠夫最初认为,只要满足他的贪欲,就可脱险。至“一他得骨止,一他仍从”,也似乎如他所料,使两他“缀行甚远”的情况暂时有了改变,文笔十分曲折。可是照样投骨的结果,只不过让后他暂时停脚,而“前他又至”;直到骨头投尽了,也没有填饱饿他的饥肠,而“并驱如故”,因此屠分处境更加危险。这就充分暴露了他的贪婪本性,证明了屠分退让迁就策略的失败。这是第二层。

“屠大窘”,说明在危急的关头,他产生了激烈的思想斗争。他明白自己已面临生死抉择,或者被他吃掉,或者把他杀死。怕死是不行的,退让是无用的,唯一的方法是:杀他。屠分已在事实面前吸取了教训,开始考虑如何改变“前后受敌”的不利条件。他机敏地狠顾麦场且速“奔倚”在积薪之下,放下担子,拿起刀,利用麦场的有利地形,改变了途中两他并驱的局面,避免了前后受敌的处境。“他不敢前”是屠分敢于斗争的初步效果,并非它们开始退让。“眈眈相向”,说明两他既凶狠又狡诈,也准备变换策略,寻机残害屠分。这样,双方进入相持阶段。这是第三层。

(屠夫御他)第二段分两层:

第一层,从“少时”至“又数刀毙之”。作者在描写两他对屠分“眈眈相向”之后,又变换笔法,写一只他竟然自己时开,另一只他装作驯良的家狗形态蹲着,然后闭着眼睛打盹,样子十分悠闲。这是他在屠分持刀的情况下耍弄的新花招。文中故意不作说明,而是以细腻的笔触刻画他的狡诈形象,让人们仔细品味,加深对他的本性的认识。这时的屠分虽然不能猜透它们诱敌包抄然后夹击的花招,但对于他的凶狠狡诈有了清醒的认识,所以不受这种假象欺骗,不是释刀自喜,而是趁机“暴起”,猝不及防地以刀劈他首,结束了它的性命。文中他的悠闲假象,屠分的暴起动作,相映成趣。

(屠夫杀他)第二层,屠分杀了眼前的他而准备赶路,又警惕地转视积薪后,发现了另一只正在钻洞的他。作者借屠分的锐利的眼睛,点出他“隧入以攻其后”的企图,揭露其“身已半入,止露尻尾”那种弄巧成拙的丑态,次“亦毙之”作了痛快的结束。行文至此,才以画龙点睛之笔点出屠分“乃悟前他之假寐,盖以诱敌”的道理,与上层紧相呼应。这使屠分也使读者领悟到:只知他凶狠的特性,不了解他的欺诈一面,那就要受骗上当;只看到眼前的他,却不注意暗藏的他,满足于一时的胜利,到头来还会遭到失败。

第三段,是作者诙谐风趣的议论。作者指出他的狡黠奸诈,而嘲笑其顷刻而毙的结局,也间接赞扬了屠分的勇敢机智,余味无穷。